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媒體聚焦 >> 正文

【山东国资】“稳中求进”新解:以“稳”保值 以“进”增值

时间:2019-08-01 14:34:09     浏覽次數:237次

爲更好地服務山東國有企業高質量發展,促進企業經營交流互鑒,《山東國資》雜志從20196月起推出《高端訪談》欄目,重點報道企業主要負責人、企業核心技術研發領軍人物,並于7月刊發了對山東財金集團黨委書記、董事長李國健的專訪。以下爲專訪報道原文:

 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您說“穩中求進”在山東財金集團體現得淋漓盡致。怎麽理解這句話?

李國健:山東財金集團是承擔政府賦予的職能、實現政府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意圖、完成政策性目標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。對我們來說,“穩”就是要保證國有資産保值,“進”就是努力促進國有資産增值。可以說,“穩中求進”和“保值增值”就是山東財金的核心使命。

山東財金主要有兩項政策性業務。

一是承擔省政府的引導基金管理職能,現在叫新舊動能轉換基金,主要投向“十強”等戰略性新興産業,完善山東經濟産業戰略性布局。劉家義書記要求:“政府拿400億元,做到6000億元規模。”這是山東財金最重的業務,也是山東財金有別于其他省屬企業的重要標志。

二是省級棚改資金統貸平台。棚改是國務院部署的一項工作,省委、省政府高度重視,也是山東財金的一項重要工作。我們利用銀行的政策性貸款,統貸統還,推進棚戶區改造。目前已經完成了2000多億元,有60多萬戶老百姓經過棚改後喜遷新居。政策性業務由于承擔的是政府職能,不宜以獲取較大收益爲目的,主要限于覆蓋成本。

市場化業務就是企業自身滾動發展。是企業就要發展,就要想辦法留住人、吸引人、壯大隊伍、做大業務,所以我們要大力推動市場化業務的發展。

很多人想不到,以爲山東財金主要是政策性公司,主要靠政策性收入作爲支撐。實際不是這樣的。從2015年到2019年,我們的市場化業務取得了重大進展。現在市場化業務已經占到山東財金整個業務的2/3多。這是我們通過大力實施“雙輪驅動”戰略,加快推進高質量發展取得的重大成效。

今年上半年,我們的總資産、所有者權益、收入和上交稅費都比上年同期增長了10%40%;利潤、歸母淨利潤分別同比增長超79%104%,上半年人均創利已經到了51萬元。我相信今年還會繼續保持這種持續快速發展的良好勢頭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這種持續性增長是怎麽做到的?

李國健:我用一句話來概括:主要是我們大力實施了“一二三四五”戰略。“一”是突出高质量发展这一条主线;“二”是强化政策性业务和市场化业务的双轮驱动;“三”是推动資本運營、資産管理、协同融合三大提升;“四”是深化放权授权、推动混改、创新投资模式、传统业务转型四个变革;“五”是夯实战略、财务、投资、风险、督查五项基础管理。通过做好这五项工作,实现了持续性增长、跨越式发展。

我經常說,山東財金成立時間不長,但影響較大;既承擔了重大使命,也擁有較大優勢。譬如,我們充分發揮承擔政策性業務功能的優勢和資源,和省屬企業、央企、省外投資機構合作;同時,子公司也可以和各個層面的公司合作。山東財金這幾年新成立了六七家公司,走的都是基金化道路。通過推動市場化基金落地,用市場的手段融資,利用社會資本、金融資金、公司債、中票、銀行借款等,實現集團快速發展。

山東財金不是什麽賺錢做什麽。我們是國有企業,是政府的平台,要圍繞省委、省政府的重大決策部署來開展投資。棚改、基礎設施建設、社會公益事業、“十強”産業的戰略性布局等,都是我們的投資重點。這樣既完成了省委、省政府賦予的職責使命,又能取得相應收益。

山東財金與地方政府合作投資項目,主要有兩種模式:

一是與當地政府共同組建一個公司,譬如在日照,組建一個公司,搞城市基礎設施建設,投十幾個億;

二是當地政府平台公司給山東財金提供配套擔保,保證我們譬如10%的收益。這個收益要求已經很低了,如果是市場化資金,15%也沒人給他幹。我們是國有企業,要胸懷全省、支持地方,所以壓低了收入指標。

《山東國資》:讓地方政府提供擔保或增信措施,他們願意嗎?

李國健:當然願意。地方政府希望利用我們的資金,幫助地方承擔基礎設施建設和提供其他公共服務産品等任務。這是我們和其他公司相比的獨特地方。

這幾年山東財金發展很快。2014年相比,總資産增長49倍、淨資産增長59倍、年營業收入增長7.7倍、年利潤總額增長4倍,高質量發展全面起勢。事實證明,我們大力實施政策性業務和市場化業務“雙輪驅動”,路子是對的、成效是明顯的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您十分重視“協同融合”,跟誰協同融合?

李國健:作爲省管企業中的首創和現代化管理模式的創新,我們的“協同融合創新發展”成果獲得了山東省企業管理現代化創新成果一等獎。

什么含义呢?协同融合主要包括外部协同和内部协同。外部协同主要指與各地政府的协同、與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的协同、與知名投资机构的协同等。内部协同,主要是集团部室與部室之间、部室與子公司之间、子公司與子公司之间的协同。

協同非常重要。如果沒有協同,公司自己幹自己的,你在淄博找個項目,我在德州找個項目,單槍匹馬,各自爲戰,整體實力和集團優勢就無從發揮,專業水平、在當地的影響力等都不足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需要内部协同,发挥各个部室和子公司的优势。一个部室或一个子公司,单做不行,合作就可能拿下来。子公司钱不够,可以和集团的投资发展部、資本運營部合作,从银行、从保险公司那里拿一块资金过来,事情就可能办成了。在项目融资、投资、风险防控等方面,实行共享共建、共同发展。

自開展協同融合創新發展以來,山東財金各部室、子公司共同推進協同融合項目96個,其中已落地項目34個、取得重大進展項目20個、正在推進項目42個(包含往年延續項目和2019年新增項目),實現投資額222.49億元,預計實現收入5.48億元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資産管理要在“提质”上做文章,怎么“提质”?

李國健:這裏有個曆史淵源。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後,各地雨後春筍般建立了很多公司,當時經省委、省政府批准,省財政出資成立了山東經濟開發投資公司,正廳級事業單位,實行企業化管理,承擔了一些財政出資管理職能。

山東經濟開發投資公司十分平穩地發展了22年,完成了曆史使命。但有一些資産,因各種原因逐漸沈澱下來,成爲不良資産。一些公司倒閉後沒有及時出清,但水電暖和人工工資等繼續消耗,成爲“負資産”。

20159月,省委、省政府批准山东经济开发投资公司转企改制为山東財金集团,并赋予了“一个主体、两个平台”的功能定位。山東財金按照省委、省政府的要求,大力突出主业,剥离與主业不相关的资产。该倒闭的倒闭、该清理的清理、该注销的注销,我们分期分批注销10多個公司,提高主業度,提高資産質量,發揮好政策性、功能性的作用,取得了很大成效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您说資本運營要在“突破”上下功夫,怎么突破?

李國健:2014年来山東財金后,我跟班子商量,除了完成政策性功能,山東財金要想获得大的发展,必须搞好資本運營,充分利用政策性资源和“山東財金”金字招牌在各政府部门的影响力,扩展业务。資本運營空间很大。

按照省委、省政府的要求,我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要新上一兩家上市公司。當時我對這項工作信心滿滿。我們可以找一家相對好的企業控股;也可以找一家很差的公司借殼上市,裝入優質資産。

按照我们的战略规划,山東財金2015年轉企改制,2016年走向正規,2017年和2018年下手,弄上一兩家上市,沒問題!但在實施當中,遇到國家重大政策調整,主要是證監會對殼資源從嚴監管,導致我們的想法非常難實施。

如果單純爲上市而上市,我們可以把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子公司推到香港上市。但在香港上市,“名頭”比較響亮,“實惠”不足,主要是融資功能弱,另外對上市公司的監管也不如內地嚴格。

我認爲,企業上市必須實現幾個意圖。第一,通過上市規範內部管理。國家對上市公司規範得特別嚴格。爲什麽現在有些大的民營企業不上市?他可能受不了這個監管。我們要通過上市,倒逼企業實現現代企業制度脫胎換骨的改造。第二,通過上市在市場上融資。這個融資,非常合算。上市公司給投資者分紅,股息率遠低于銀行貸款利率,比銀行和保險的資金便宜多了。如果實現不了倒逼企業改革的目的,又實現不了融資的意圖,這樣的上市意義不大。

前几天我接待了上海某知名机构人士,据称国家对壳资源的控制有放松的迹象。我们依然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上市工作,争取控制一家壳资源上市公司,不用很多钱,十几亿足够。值得欣慰的是,山東財金虽然目前没能实现一到两家上市的目标,但现在我们投资的项目,包括基金,有的已经在主板和科创板上市,有的已经实现高倍收益后退出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山東財金要“放出新活力”,放什么?怎么放?

李國健:主要指山東財金对子公司的放权授权。山東財金原来是事业单位,转企改制初期,“求稳”的思想比较重。现在回头看,这4年改革力度很大,但是很穩。

按照自己的个性,我很想改革有更大的步伐。但考虑到山東財金的历史渊源和承担的职能,在改革的步伐上,我作为主要负责人,要严控节奏、严控风险。我的理念,上要对得起组织;中间要对得起“山東財金”的金字招牌;下要对得起这支队伍。山東財金和鲁信集团、山东国投、山东高速等相比,放权的力度可能小一些,但與其他一些背景相似、功能相近的企业比,放权的力度较大。子公司的融资权限、投资权限、资产处置权限,我们都划了个杠,制定了“三重一大”决策制度。譬如多少额度以上的,必须上报集团审批;多少以下的,你自主决策。

集團總部也有不同的授權層級。黨委會有黨委會的權力,股東會有股東會的權力,董事會有董事會的權力,監事會有監事會的權力,總經理辦公會有辦公會的權限。“一委三會一層”都有明確而嚴格的職能劃分和權責界定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您現在更想“控一控”,還是“放一放”?

李國健:下一步想逐漸地放。集團總部、子公司、孫公司各個治理主體的投融資權限,我們都有明確劃分,叫“權力清單”。譬如子公司2000萬元以下的投資,不用給集團上報。我們想逐漸加大放權的力度,包括投資決策權、融資權、資産處置權、人事管理權。

去年薪酬這塊放權力度比較大。績效考核以後,單位利潤分成,集團不管,子公司根據績效考核情況兌現薪酬。

我是山東財金的董事长,但我的收入不是最高的。集团总经理收入比我高10%以上,子公司的董事長也有比我高的。放權以後,激勵機制能夠充分調動他們的積極性,激發他們的活力,提高內生動力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山東財金的激励机制有不少“名词”,譬如有“突出貢獻即時獎”“突出貢獻特別獎”“超額利潤提成獎”等,都是怎麽獎的?

李國健:這些獎勵是我作爲黨委書記領頭定的,但都是大家集體智慧的結晶。

企業除了常規績效考核,還有幾種特別情況。某個子公司可能年度利潤完成得不是特別好,有種種原因。譬如金融政策不好的時候,你就拿不到錢,怎麽去投資?沒有投資,就沒有利潤。還有,新成立的六七家公司,底子薄,人員是新的,業務也是新的,滾動發展需要有個過程。但他們可能在某個方面作出重要貢獻。我們就設定了一個“突出貢獻即時獎”。

“即時獎”一等獎15萬元,二等獎10萬元,對于剛剛轉企改制的企業來說力度很大,但是15萬元還是有點少了。經過研究論證,大家認爲,有特別突出的貢獻,就應該給予特別突出的獎勵。所以去年開始,我們又設置了“突出貢獻特別獎”。去年兌現了一個。有個跨部室的團隊,投資某地的基礎設施項目,3個月盈利5000万元。山東財金给他们发了60萬元的“突出貢獻特別獎”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創利5000萬元,獎勵60萬元,不多嘛!

李國健:你“批評”得是。他們老說我摳,沒辦法,幹了那麽多年的財政,摳慣了。你要知道,原來才獎一二十萬,現在獎60萬元,翻了好幾倍。

去年本來還可以獎個更大的。有個項目是融資項目,發中票,項目團隊經過努力可以將融資利率降到最低,能省幾千萬元。我們拿出一二百萬元獎勵,沒問題,150萬元也行。我跟班子都商量好了,辦法也制定出來了。但因爲政策收緊,該融資項目上會的時候,交易商協會沒批,項目沒有實施。我都替他們惋惜,150萬元的獎勵拿不到了!

關于超額利潤提成。各子公司實現利潤有高有低,有的增長比例高,有的贏利絕對數高;有的子公司體量大,有的子公司體量小。我們每年拿出一塊超額利潤來,進行單項考核,給各個子公司,他們綜合起來進行績效分配。

“突出貢獻特別獎”和“超額利潤提成獎”是2018年才实施的,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。还要进行完善和提高,加大奖励的强度,增强正向激励的效果。我相信,山東財金这方面的改革会有更大的力度,鼓励大家争先创优、争创效益。国有企业有社会责任,但也是市场主体,实行市场化的薪酬。这两个必须同时抓。我们不能躺在政策上睡大觉,比如單位規定下午5點下班,但我們6點左右走是常態。沒有補助,沒有號召,自己奉獻,形成了非常正向的幹事創業氛圍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的确,外面的人一进入山東財金,就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公司跟别的公司氛围不太一样。人人忙忙碌碌,个个热情洋溢,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。

李國健:山東財金是新公司,我们具有研究生以上學曆的員工占比超過60%35歲以下占比超過80%。這些年輕人有活力、有動力,朝氣蓬勃、奮發向上。

更重要的是,我們有意識地對幹部職工進行習慣、氛圍、文化的引導養成。我们紧紧围绕新的功能定位和改革发展新形势、转型升级新任务,在干部人才引进、培养、选用等方面,坚持“让想干事的有机会、肯干事的有舞台、干成事的受重用”和以品行、能力、业绩“论英雄”的选人用人导向。着力在建立素质培养、知事识人、选拔任用、从严管理、正向激励“五个体系”上下功夫,探索设置“落实力考察评价”项目,切实让担当作为的干部有平台、有空间、有盼头、有奔头。同时,我们还深入推进企業文化建设,大力弘扬积极乐观、健康向上、自尊自信、知足感恩的“阳光心态”,你看我们公司的logo像太陽,我的微信名是心有陽光。經過這幾年的持續推進,廣大幹部職工的歸屬感、自豪感、獲得感顯著增強。

通过这一系列举措,我感觉整个山東財金的精气神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今天的山東財金,风清气正、干事创业的良好风气蔚然成风,干部职工的创造热情和聪明才智充分涌流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“改出新動力”方面,有些什麽動作?

李國健:截至目前,我們在子公司出資的所有企業中全部實行了混改。通過混改,引入社會資本,引入市場模式,引入專業人才,引入市場機制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表現在:管理理念新,機制活,市場化程度高,效率高,吸引了大量優秀人才。重要的是理念。國有企業大體量的“惰性”,通過混改就能得到有效克服。

在子公司層面,我們出台了三年混改計劃,先選兩家試點,然後逐步在子公司層面實施混改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爲什麽不同時在子公司實施混改?

李國健:子公司的混改正在推动,分步实施。子公司一是体量大,二是影响大,三是大家的顾虑也大。混合所有制,各方面的认识还要进一步深化,对于混改后控制权的问题、国有资产流失问题、利益输送问题,都要考虑清楚。子公司混改要坚持实事求是原则,积极稳妥地推进。不能过左,也不能过右。必须保持合理的节奏。“稳中求进”四个字,在我们山東財金体现得淋漓尽致。首先不能出大的瑕疵,这是我们的底线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在業務模式創新方面,有些什麽新探索?

李國健:山東財金所属的融世华租赁公司主要业务是做世界银行的节能项目,在全国体量不大,但影响很大,曾经得到国家领导人的关注。我们希望融世华除了做世行节能项目,还能在市场化投行项目上拓展更大空间。

2018127日,我們在上海注冊成立了上海山財企業發展有限公司(我們簡稱上海財金公司),並在天津同步注冊成立了三級公司。天津東疆保稅區給予租賃公司的政策在全國是最優惠的,所以上海財金公司出資,在天津東疆注冊成立了一個中外合資的融資租賃公司,也是混合所有制。

20196月底,我们到上海出席了上海财金公司的入驻仪式,邀请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主任、省属企业在上海公司负责人,以及上海市政府部门、金融监管局、保税区有关领导等,开了个座谈会。我们期望把上海财金公司打造成山東財金集团在上海的“窗口”和“名片”,搭建鲁沪两地及长三角地区在融资、投资、经营模式创新等方面衔接互动的桥梁,扩大山東財金业务版图,进一步提升山東財金在全国的影响力。

上海財金公司的同志們講,上海是國際金融中心,確實有別于其他地方,應該走出去,開闊更寬更廣的發展視野。在上海的工作“圈”的氛圍裏,受到環境的影響和熏陶自然而然地就有向上的勁頭和動力。他們去了以後,非常受震撼、受啓發。

我说你们这些同志在这里打拼三年两年,成长会非常快。现在你们感觉可能不明显,但工作一段时间,你会明显感觉到理念、节奏、水平等跟总部不一样。我在上海待了两天,感受非常深。我在任期间,在上海设立一个点,促使山東財金从山东走向上海,从上海走向全球。多少年后,这可能是值得我骄傲的决策。上海保税区监管局的领导同志说,“上海是国际金融中心,走向上海,就算走向国际。”我认为,他讲得非常中肯,也非常到位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最近濰坊市委書記的萬字講稿在網上很火,說我們山東人跟南方比,就像生活在兩個世界。

李國健:濰坊市委書記惠新安有個講話,其中關于“雙招雙引”、改變營商環境的內容讓人印象深刻。

南方政府做什么?企业不需要的时候,找也找不着;需要的时候,随叫随到。这种理念,在山东还很薄弱。政府参與的事情太多。营商环境不好,很大程度是政府行政干预较多。正确的做法是:企业需要,政府无处不在;企业不需要,政府无影无踪。这些都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南方遇事先想“法無禁止即可爲”,我們遇事先想“法有授權方可爲”。這是巨大的差距。

李國健:這句話,我最近思考研究了一下,我認爲是:對政府部門來說,法無授權不可爲;對企業來說,法無禁止皆可爲。這麽表述,我覺得就說透了。我們現在呢,混到一塊兒了。

 

《山東國資》:要真正做到,恐怕需要1020年吧?

李國健:要樹立信心。劉家義書記來山東後,對營商環境高度重視,這幾年,省委、省政府抓營商環境,抓“雙招雙引”,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。我們相信,只要真認識、真提升、真改變,我們的營商環境就一定會越來越好!

 

版权所有©河南彩票    鲁ICP备 09068562

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二環南路2169號山東投資大廈    郵編:250002

電話:0531-82789600    傳真:0531-86051026

Email: